发表在 未分类

Timing

若说在人生中什么时候最适合生孩子,那肯定不敢说的。我就说一点点小范围的timing。我理解的小范围的timing大概就是已经决定好要备孕了,考虑是几年内的什么时候。

这时候可能第一重要的是自己工作和家庭的时机。就拿我这样的在tenure track上的人来说,曾经老一辈的人可能都愿意等拿到tenure才考虑生孩子。一方面是有点性别歧视,女性在教职上已经十分艰难,就不被建议去risk任何事。另一方面是保障制度不够,其实到现在还有很多学校没有parental leave或是clock 顺延,那就会很麻烦。但总体来说,现在学术圈也对女性友好了很多,在pre-tenure期间生小孩的也多了很多很多,基本没有人会建议你等tenure了,而是说看你自身情况。

但是事实就是生小孩会是一个很大的negative productivity shock,根据自身情况,大家对这个shock的承受能力就有所不同。都说了,生孩子这件事没有一个完美的时间,也不会有完全准备好了的时候。那么我个人觉得,比较适合的时间是在入职场三四年的时候比较合适。一个原因是初入职场的时候是学习时期,需要多花一些时间打理人际关系、学习职场技能,然后三四年的时候基本这方面已经做好了。对于教职的人来说,这时候已经有了成熟的coauthor圈子,有一些文章发出来,一些项目进展不错,也相对比较自信一些。另个原因是这时候还没开始二次攀爬,正好pause一下,可以在这期间学习新技能,研究新方向,也可以考虑小孩一岁左右时跳槽什么的,是个好的时机。还有就是生孩子,虽说年龄不是大问题,但很无奈的是随着年龄增长任何事情都会变得更难。35岁以上会被医生认为是high risk,虽然也不是断崖式的cutoff但是确实会更辛苦,所以如果想要小孩,稍微早一点也是轻松一点点。

另外需要考虑的是在一年当中什么时候生比较好。这就涉及一个是自身的parental leave情况,再就是医疗保险。还是以学术圈为例,以前没有parental leave的时候,大家都是计划在五月底六月初生,这样有个夏天照顾小孩。现在有了这个假,比如休一个学期,那其实大家还是比较倾向五六月或是12月底,就是尽量多和孩子在一起。我知道的有的同事生在十月,就很麻烦,因为学校要求那个学期不能上一半的课,所以只好那个秋季学期就on leave,但相当于浪费了一些可以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

医疗保险也是因人而异,我这里说的是昂贵又坑人的美国保险。大部分保险需要考虑的是high/low deductable/premium,大家可以根据自己plan的选项酌情考虑。有一点就是这都是以年为周期的,一般11月选plan,只有在遇到重大人生事件(比如结婚生子)时才可以在年中换。所以就有人说到如果整个怀孕到生产过程是在同一年其实是最划算的,因为一旦到了deductable就可以开始享受大幅折扣,然后到了out-of-pocket maximum就不用再付钱了。我个人猜测是这个max很容易达到,一旦遇到什么情况需要去ER差不多就到了。怀孕整个过程需要经常去医院,就都是钱,如果在同一年那到了max之后都不用付钱了还是挺好的。以我个人去ob来说,其实医院是给的package,包括11 次office visit和最后生产。这样每次去都不用单独花钱(一般是付Copay),但是,这不包括任何test或是b超,不包括麻醉师啊器械啊什么的,所以最后生产肯定还要花很多很多。我每次b超就要单独交两百多块钱,每个抽血都是几十,做了NIPT也是两百多(我本来以为会快一千,但是因为covid他们居然有优惠)。总之呢,如果这些在同一年那都会算到deductable和max里面,如果分两年那就得再从零开始了。当然,也都要看你的保险怎么样,我是比较怕贵的那种,什么事都去打电话问这个包不包,算不算in network(in network非常非常重要!)。我俩都是很容易担心的人,我们还特意查好了in network的ER,以备不时之需。

最后稍微不负责任地说一句我觉得可能对timing有点帮助的备孕。最好提前几个月就把短效避孕药停掉,让月经恢复自然周期,然后用排卵试纸监测几个月,看看自己到底周期是什么样的,也就稍微更有准头吧。同时要天天吃multivitamin,一般都有叶酸。多锻炼,多喝水,保持好心态。

其他肯定还有家庭方面啊什么很多要考虑的,都要看自己情况。最重要的是,这个也不是想计划就能计划的,会有意外,也有不如意的情况。所以一定要放松心态,顺其自然。希望大家心想事成。

发表在 未分类

Biracial and trilingual

其实我以前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曾经有朋友问过我,跟外国人恋爱会不会有文化差异,我说,文化差异没有个体差异大,归根到底都是独立的人,是要看这个人合不合适而不是文化怎样。朋友说,觉得还是希望有人理解中文的微妙涵义,觉得讲英文的自己发挥不出有趣的个性。对我来说,讲英文的我比讲中文的我有趣一百倍吧,所以也不是问题。

说实话,如果没有小孩,这些都是真的,不需要多考虑。可是今年,大选闹得沸沸扬扬时,我们在小区紧张地数着邻居的牌子,在新闻中感受着这个曾经是文化大熔炉的国家现在对移民的不友好,多次讨论着离开这个国家,interracial才成为一个需要面对的现实。某天,我们讨论小孩未来教育时,一个想法突然击中我,要是小孩因为是移民又混血被歧视被bully怎么办?他说,你才想到吗?我说,你什么时候想到的?他,从在思考要不要跟你在一起时就开始想了。

我们并没有真正切身经历过什么种族冲突,可是在我们这个白人占了98%的小镇,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记得有次跟学校的韩国老师夫妻聊,他们说,孩子在学校都挺好的,就是没有diversity。我们也不想过分强调racial这个话题,不想孩子变得敏感,想顺着孩子天性。可是现实就是我们需要有个plan。

我们早就决定要教小孩trilingual,也读了一些书和文献,简言之就是one parent one language,但是操作起来极其困难,尤其是中文,基本没看到比较成功的,所以我们也只能做好计划但是走一步看一步。就像Eisenhower说的,plans are worthless, but planning is everything.

我们主要看的是这本Growing up with three languages,by Xiao-lei Wang。她后续还有书,不过这本是0-13岁。作者是中国人,孩子们的爸爸是讲法语的,夫妻之间讲英语,生活在美国,英语是dominant language。他们首先坚持的就是OPOL,但是所有研究都表明小孩一旦开始送去daycare英语就会非常dominant,所以第一完全不需要在家教英语,第二反倒是要刻意压制英语。比如:1)推迟送daycare,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而且留在家里陪孩子的家长可能会使那种语言得到更多exposure,但是如果可以做到还是非常好,头几年是语言学习的关键时期。2)孩子一旦学了英语(可能两岁左右),就会想用英语回答你的问题,这正是大部分人放弃的时候。书中的办法是装听不懂,一定要小孩用heritage language来回答。多来几次小孩也就适应了。3)两个孩子。这当然有tradeoff了,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想要两个小孩。但是两个孩子会对学习语言非常有帮助。书中两个男孩,哥哥在某天开始对弟弟讲法语,从此以后这就是兄弟交流的语言了。所以最好是在这之前不要送daycare这样siblings选择交流的语言时会选非英语。但是长大一点英语还是要学的,书中妈妈是大学老师,她会雇美国学生来家里配孩子读书。

学语言的话环境非常重要,如果有条件要多去爸妈国家旅行,immersion学习。多跟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交流,千万别把语言放下。如果身边有其他人说这种语言,要抓住机会,最好能有不同性别的人讲这些语言,不然小孩容易把语言和性别link起来,比如把中文语调特别女性化。还有很好玩的,小孩会非常不喜欢别人讲bad Chinese/French,只会愿意跟native speaker说话。

除此之外的困难和快乐还是很多很多的,就是需要有明确的计划并非常consistent地执行,需要花费大量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得到的收获嘛,也是很多的,是我们想要的。

p.s.我应该要戒掉中英夹杂了,这是一大忌。

发表在 未分类

Expecting part 2

怀孕这件事呢,就是大家都会说congratulations但是没人会真的在乎,家人除外。但是我有一个朋友,真是特别关心也愿意听我讲这些事,让我好感动。她在看了我的b超照片之后说她都激动哭了,让我听了都快哭了。相对于其他人的轻轻的一句congrats,她对我很关心的询问真是好暖心。

第二次去做b超时12周多,宝宝可以看出高耸的鼻梁了。除了technician以外还有个见习医生来学习做b超,所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讲解,我们多了很多看宝宝的时间。而且还多角度和彩色,看到充满血液的大脑和砰砰跳动的心脏,好激动。

来说一说在我这到目前为止非常轻松的expecting里比较痛苦的事情吧。我之前看了Amy Schumer的expecting Amy来做心理准备,真是太真实太可怕了。她好辛苦,一直吐到生(p.s.最后生的时候有个镜头太explicit了,吓死我)。而我真是够幸运的,基本完全没有孕反,除了让我天天怀疑自己以外,只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痛苦。

第一痛苦居然是吃维生素。刚开始是吃软糖,然后护士说要吃含800mg的叶酸的prenatal,于是换了硬的药片,咽不下去,切成四块都还很艰难,我常常咬碎了混着早饭吃,但是好像不太好。换成了胶囊,我心理作用就死活不敢下咽,于是在嘴里待到胶囊化掉,带着鱼腥味差点让我吐出来。最后换成一种小药片配小胶囊(鱼油什么的),终于能勉强每天咽下去基本都是要干呕一下流点眼泪。对我来说真是太痛苦了。

第二是鼻子不通气。我有过敏性鼻炎,去年终于看了医生找到对的nasal spray就好了,终于终于可以整夜用鼻子呼吸,太幸福了。结果这一下回到之前而且更严重,晚上鼻子都是堵着的,睡得太辛苦了。

第三是喝水和尿频。我觉得水都有股怪味儿,喝不下去,又要逼自己喝,然后疯狂上厕所。我尝试了一段时间气泡水,也不太喜欢。最后还是用带吸管带刻度的水杯逼自己按计划喝水。可是头三个月几乎十几分钟半小时就需要去厕所,幸好在家工作,我常常在二楼上洗手间然后下楼要紧接着再去一次。甚至有段时间都熬不过一个zoom会议,需要中途离开。半夜更是痛苦,不停做找厕所的梦,并且多次在梦中找到了厕所!然后赶紧爬起来去。现在到了四个多月终于变回每晚起来一次了,珍惜好日子啊。p.s.很多人都会便秘,我倒是没有,可能一是我的体质更倾向于拉肚子,二是每天早上都吃一根香蕉。到目前为止两次拉肚子都吓到我,非常清晰地记得那两天吃的分别是:螺蛳粉和土豆粉。所以,后来就再也不敢吃了。

除此之外都挺好的,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口味真的会变化。我以前很爱吃甜食,但是怀孕以来就完全不喜欢了。变得非常爱吃酸,超爱吃西红柿鸡蛋,凉拌黄瓜什么的,炒菜也爱加醋,家属很可怜地说菜为什么都味道怪怪的。非常爱吃肉,突然很馋cheese,估计都是他爸的基因。最关键的是,家属做了tortilla (还是配上西红柿和醋吃的),我literally吃哭了,说天啊怎么这么好吃,他也震惊了。我说,你的孩子非常喜欢吃你做的西班牙菜哎。

上面提到他爸,就说一下宝宝的性别吧。很神奇,从他爸妈到他和我到我爸妈,全家人都觉得会是男孩,虽然有些人希望的是女孩但我们都“觉得”是男孩。做NIPT test查出来真的是男孩,他特别高兴,觉得他比较知道怎样对待一个男孩。我也很高兴,不过会常常想到一件事会想,男孩会喜欢这个吗?

总之知道性别之后这件事一下子变得更真实了,我们已经想好了名字,知道要用哪个房间做nursery,我在国内网站买了两百多块美元的中文书。我还是常常紧张,能不能做好家长呢,剩下半年时间好好准备吧。

发表在 未分类

Expecting part 1

想写什么又不太敢落笔,不知道是该写给自己,写给宝宝,还是写给他人。这是一段很不寻常的日子,是新旧生活交接之时,也意味着改变的开始。我小时候最喜欢读我妈妈写的关于我的日记,那我也先简单记录一下吧。

我们关于whether or not & when的话题讨论过很多很多,2020年开始到了一个关键的决定时刻。这一年有很多事情发生,负面的:pandemic让我们对现在和未来多了一些担心,美国的局势更是让人不觉得应该带一个生命来,我在research leave,本打算去visit一些合作者,多努力工作。正面的:哪里都不能去,所以时间上还是好的,我刚好发了三篇文章,让我们对我的tenure少了很多担心,我们读了一些育儿书,热爱历史的他觉得黑暗过后会是黎明,而且我们开始多接触天主教,受到鼓舞,我们年纪也都不小了。最后,我在六月底停了药,开始吃multivitamin。

刚开始就是按一般建议的周期准备。我们七月还去了一个mini vacation以为那一次就会成功,然而没有,其实是挺失望的。亚马逊买了测排卵和怀孕的试纸,其实很便宜的欸,相信科学。测了发现我的周期非常短,调整了预期之后我们开始了上半月尝试下半月期待的生活。每次过了排卵期就是薛定谔的怀孕吧,不够剧烈运动,非常期待又焦虑最后又会失望。我真是痛恨uncertainty。不过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医院建议的健康couple应该自然备孕一年才去看医生。但是我没法放松心态,每次看别人备孕故事都说就忘了这事儿了该干嘛干嘛我都非常佩服。

然后九月份开始我肚子就有点胖,我周期特别准,经过几次失望后我终于能够忍住不提前测了,这次等到晚了两三天,还记得那天我要在线上给talk。六点来钟醒了就去卫生间,叮叮当当用两种方法测了,都指向同一个结果。出了洗手间,他看着我说,so?我略带哭腔说,我可能怀孕了。我们都又惊喜又觉得非常surreal。白天赶紧给OB打电话,nurse说,congratulations,到10周的时候来检查吧!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covid还是就是这么规定的,天啊10周实在太长太长了。我每天都在紧张不安中,每次去卫生间都担心,每天早上醒来都担心,当时又是大选将近,各种担心交杂在一起。我每天数着日子,知道自然流产的概率会一点点从20%降下来。当时第几周来着,概率大概是10%,而川某人胜出的概率也是10%,在我崩溃时他安慰我,这两个独立事件一起发生的概率只有1%噢。真是太会用概率安慰人了!

然而我的情绪还是很不好,第一次小爆发是律师之前说在十月能给我file,结果十月底她又说十一月也没事,她先给其他客户做了。我在电话上就突然嚎啕大哭,她吓死了,我说我没法说话了,让我丈夫给你说吧。他也吓死了,后来还跟我道歉说不一样让这些事烦我,应该帮我挡好。第二次是因为我没有孕反症状,刚开始还有点恶心胸涨,后来就没有了,我就天天担心。某天早上醒来就哭着对他说,我要给医生打电话,我好害怕啊。结果把他也弄担心了,给医生打电话那边说这完全正常,好好享受没有反应的日子吧。

这些担心直到第一次去医院并且可以在b超里看到宝宝听到心跳才好了,当然之后还有很多担心,这是没完的。那感觉真是好神奇啊,B超technician特别好,涂的东西还是热乎乎的,划了两下就找到宝宝,然后听到蹦蹦蹦的心跳,我就哭了。

发表在 未分类

It gets better

终于结束了我30天的digital minimalism,重新可以打开豆瓣。看到有人问过去十年哪一年最快乐,想想对我来说竟然就是现在,过去十几年里,这竟然是我最最自信的一年。不知道imposter syndrome会不会再回来,但今年真是难得的,第一次这么感觉相信自己,相信生活,感受到爱,感受到被别人信任和肯定。尽管整个社会和世界都是最分裂、最混乱的时候,但是黎明之前的夜晚最黑暗,纵观历史,这样的混乱必然导致变革,当然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朝向好的方向的变革了。

前几天和mentor group的朋友们聊天,几位tt第一年的人都说压力很大,当然我也没什么资历啦,但还是以我的经验告诉他们,it gets better。这感觉真是很美好,我第一次有这种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做好自己的工作,可以在与他人的合作中做出独特的贡献,并得到(以及相信自己能得到)他人的肯定,所以对未来不再害怕,而是觉得I’m ready。真是,第一次有这样美好的感觉。

得到这种感觉一方面是自己几年的积累,能力提高会带来自信。但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学会了和人相处,学会了看人下菜。能够选择自己的合作者当然是奢侈的幸福,但是至少也要学会遇到不适合的合作者就当断则断。学术圈的朋友们按概率总也会遇到不适合的合作者,很可能既会心里不舒服又效率低下然后恶性循环。我的一个经验就是宁愿自己多做一点也要尽量减少情绪上的压力,不要总想着抱怨或者痛苦觉得自己做多了吃亏,因为这种合作者通常是很难甩掉的,这种时候止损的方法就是赶快把事情做完结束合作变成不再有利益相关的路人。

我以前也是非常不会看人的,但是仗着年轻,别人不会把我当成威胁,也不会对我有太多期待。尤其某些人能力未必强,但是喜欢觉得自己厉害,喜欢当中心,对待这种人,我就不停地肯定他们的想法,然后说也可以这样改一下或许会更好哦,一般都能皆大欢喜。但是随着经验增长这种模式就不太适合了,当你能力提高,锋芒就不容易遮住。这时候最好能避免这种合作者,毕竟要高效工作不能总互相哄着。这时候就可以去挑战能力更高的团队和合作者,然后不要胆怯,多主动说自己的想法。当然这就需要背后下一些功夫,我也感觉到这个会随时间越来越容易。比如我在有的项目和一群senior白男合作,大家都是不同学科,我又是后来被拉进组的,所以带头人根本不爱听我说话,常常需要另一个人把我的话翻译给他他才听。但是我好几次讲得很有道理,发现他们之前有问题的地方,慢慢他就开始认真听了,上次开会最后他还特意感谢我,让我觉得好开心。成年人的世界大家都是追求效率的,要带来自己的价值才会被尊重。没办法啊。

关于研究项目的选择我也渐渐有了点体会,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找到自己的niche就一直钻,尤其是在研究型大学工作的人,这样发paper真的容易很多啊!在同一个小方向做了很多之后什么都会变容易,literature越看越熟,写起文章来下笔如风,同方向的人也都熟识起来review就会更轻松,找选题也方便。不过呢,完全这样做的人也还是没那么多,主要就是会变得无聊,本来做学术就是为了有意思,重复做类似的东西就不太好玩了嘛。所以很多人就会觉得合作者比选题更重要,合作愉快了,什么玩票的题目也有意思。家属每次去加州就是和朋友们喝酒聊天,哗哗哗地出一堆新题目。

现在大环境情况不太好,我们学校财政也非常紧张,我们不断提醒自己也提醒朋友们,不管学校怎么说,对我们来说,research才是硬通货,绝对不能放松。

现在带学生也更有感觉了,给学生改文章一句句划掉重写当然更容易,但是如果多教教他们怎么写作,那对他们的未来是更有帮助的。家属的教课哲学是激发兴趣,反正学生也记不住什么课堂内容,可是你如果特别有激情让他们感受到学科魅力,那他们会去自己学习,才是真正改变人生。我的教课哲学大概也是觉得学生记不住什么,所以我喜欢教他们各种科学学习方法,比如可以运用各种记忆科学研究来增强记忆,可以利用课程来锻炼grit锻炼discipline锻炼沟通交流能力锻炼合作能力,都是将来用得上的技能。

以前我有个理论,就是生活每个阶段都是渐渐难度攀升,不断推你挑战自己,就在快要撑不住时会有个缓和的阶段,难度降低,休息一下,再进行下个阶段的爬坡。我现在可能就在那个缓和阶段,所以信心增长,但是如果没有难度就是没有在提高啊,休息一下也要继续爬。每个阶段都会提高很多技能,which会变成下个阶段的prerequisite。所以不同阶段的难度是很不一样的,但是你也越来越强大,挑战也更有意思。

比如我在读博时就是黑暗低谷,也是种种人际关系都不好叠加在一起,没有半点儿自信,抑郁得昏天黑地。好转是在最后一年,感恩被一个人彻底放过,然后开始教课,和新老师合作,之后找到教职工作,逐渐拾回信心。开始tt之后,又是新的压力,教课、科研、还有新鲜的人际关系,当然imposter syndrome在新工作时必然复发,再次小谷底。然后积累经验慢慢攀爬,做学术也是,找合作也是,量变逐渐变成质变,再加上开始和家属在一起了,他对我的不断鼓励也有很大帮助,于是走到了现在。可惜没有counterfactual,不知道是因为我能力提高了导致自信提高还是因为自信提高导致能力提高哈哈。

每个人走出困境的方式是不同的,对我来说,知道it gets better是极有帮助的。我就是那种看电视电影看不得好人受委屈的,希望看到大团圆的结局。对我自己更是,如果知道后面会好起来,那我也就可以抱着必胜的勇气走下去。我知道后面会更难,但我也会更强大,所以可以应付得来啊!

最近沉迷于《乘风破浪的姐姐》(好喜欢呀!!),我也三十一岁了,过那个坎儿的时候还有点抗拒,但现在真是非常非常喜欢这样自信的状态。看这剧还让我特别感慨的是那种女孩子的友情,我从小最缺少的就是女孩子的友情,至少从来没有人一直夸我聪明、漂亮之类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自信,一直觉得自己丑、不会唱歌、没有人缘。多么希望能有亲密的女生朋友,互相鼓励和支持,不掺杂半点私心。我觉得这种友情是能帮你建立自信的,而我真是到了这个年纪才在家属的鼓励下逐渐开始建立了自信。

最近脱离网络删掉了所有社交app,用bullet journal记录goals, tasks, and reflections,其中包括每日track还有gratitude,很好用。一般每天就是一两个goal,三四个task,可以集中精力工作,很适合我。但是我更喜欢的是新的一个本子,正面开始写positive journal,就是每次有积极的开心的想法就去写下来,反面开始写negative journal,有了负面想法也不去judge地写下来。就是简单地记录自己的感受,写了半个多月了,感觉情绪会稳定很多,翻着看也高兴。家里我的办公室白板最上面是timeline写着每个项目的进度,下面是三个板块to do,doing,done,一堆小便利贴把项目分步骤,随时按进展挪动。

几年前的我肯定想不到我现在的样子的,我一直算是比较坚韧的人,但是就是特别缺少自信。还是很希望当年的我能收到这样的鼓励的,所以也跟同样经历困境的朋友们说,it does get better!

发表在 未分类

如果要告别

最近有种告别的情绪在弥漫,听着五月天的诺亚方舟,前尘往事在脑海飘过,伤感打包,可能,要跟过去真的告别了吧。

closure也是没有的,只是时间,只是现实,记忆也不争气,一天天渐渐抹去。曾经用力记住的名字现在用力也想不起来了。曾经好奇的未来也不再好奇。曾经的曾经,都只是曾经。

如果要告别,那就彻底遗忘吧。早已重生过几次三番的我,又要走了。

发表在 未分类

Lala Xu

最近沉迷于徐佳莹的歌,她唱得也太好了吧!甚至因她而想要手抄歌词。

last dance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
黑暗之中漂浮我的期待
平静脸孔映着缤纷色彩
让人好不疼爱
你可以随着我的步伐轻轻柔柔的踩
将美丽的回忆慢慢重来
突然之间浪漫无法释怀
明天我要离开
你给的爱 无助的等待
是否我一个人走 想听见你的挽留
春风秋雨飘飘落落只为寂寞
你给的爱 甜美的伤害
深深的锁住了我 隐藏不住的脆弱
泛滥河水将我冲向你的心头 不停流
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
可以慢慢滑进我的心怀
舞池中的人群渐渐散开
应该就是现在
你给的爱 无助的等待
是否我一个人走 想听见你的挽留
春风秋雨飘飘落落只为寂寞
你给的爱 甜美的伤害
想问问你的心中 不愿面对的不懂
明天之后不知道面前的你是否依然爱我

不难

说再见不难 就别问是谁 真心想说出来
像家人像朋友 都只是欺瞒
当初多喜欢 只是恶性循环
说抱歉不难 跟我们 是否还相爱也无关
形式上去结束 某一个阶段
淡去的记忆 将由谁保管 都不是太乐观

发表在 未分类

humans and the society

周日早上,大杯咖啡之后,种种琐事无法启动正式工作,列了长长的todo list之后更不想动了,电脑在安装matlab,索性在ipad上开始打字。

夏天读了很多他领域的书,讨论人的心理和行为真是有趣,而这阅读过程也让我理解了很多他的世界观。

自由意志is overrated。大概大部分人都是喜欢标榜自己独立思考特立独行的,可其实各种自以为独立的思考常常是:1)种种潜意识在作祟,潜意识可以被环境轻易影响,比如刚刚在路上看到的广告牌,刚刚听到的一句歌词,刚刚看到的一条新闻;2)个人的background知识积累,而confirmation bias说的就是人倾向于去接受更多confirm自己本来就持有的知识的information,哪怕你open的去看很多source,也更倾向于认可自己本来就持有的观点;3)未必基于fact,大脑扭曲事实的能力强大到可怕,尤其当自己所作所为和自我认知里应该做的不符合时,大脑必需找到一个方式来reconcile or rationalize自己的行为,才能不会觉得扭曲,而这种自我说服的能力可以让人做种种坏事而不内疚。

然而如果是这样,政府应不应该介入来指导人们的生活?

经济学家都比较conservative,这是学科内生的,觉得market是efficient的 ,我们尊重人类的自我意志,哪怕他们可能会做”傻”事。唯一需要政府介入的时候就是有market failure的时候,但仅仅应该纠正market failure and no more。当然,在我的研究领域环境经济学,market failure is the norm rather than exception。

那我们应该放任人们做各种非理性的事情来伤害自己伤害他人吗?nudge这本书里提到了公共政策可以是libertarian paternalism,即提供一些小小的助推,完全给予人们自己做决定自由,但同时帮助人们在不思考就做决定时做一些相对更好的决定。现在nudge已经非常广泛地推展开来,有点类似影响你的潜意识,或是给你一个default,这样当你在不作为时至少不会落入很差的境地。

没有政府束缚,那人们岂不都是自私自利的?Adam smith最经典的invisible hand讲的就是经济市场中每个人自私自利的行为将自发带来一个有效的市场,当然,经济里面的efficient不管equity,那完全是另一个story了。首先政府需要提供一个支持和维护市场运行的法律机制,其次我们需要social norm来在法律机制之上做符合社会规范的事情。Adam smith 所说的每个人内心有个impartial spectator,指的是内心那个judge的声音,敦促着你做被社会认可的事。

Adam smith指出人作为社会动物都在追求being loved and lovely,当然这两个词的用法和现代社会的意思有些出入,都是更广泛的意思,loved大概是被认可被接受,lovely更强调的是worthiness。Hayek也说我们都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intimate一个distant,我们在这两个世界里的行为是不一样的。Adam smith说我们更在乎在这个小世界里的人,更无私一些,我们在身边的小世界里去爱人去被爱,而在更大的世界里,我们去exchange,在这过程中我们得到efficiency也必然失去很多intimacy。这不矛盾,而是不同spheres of life。

A personal note:我以前常做的不会说no的滥好人就是把小世界扩大,为了想做lovely的人而无原则的牺牲。他则相反,他有个inner circle,基本只有家人和最最亲近的朋友,这些人可以得到他无原则的信任帮助和有限度的原谅,而其他所有人,他都assume the worst first,再一点点根据交往累计信任。

另外就是,每个人都充满biases,想要open minded任重而道远。

发表在 未分类

最近我们的下饭剧是sex and the city,我以为他会不爱看,没想到他比我看得还投入,各种哈哈大笑,更没想到他会那么认同、自觉代入mr.big的角色!

想想他跟big是有些像的,big和carrie在床上,镜头划过,big在读的书是厚厚的truman的传记,他大笑,家里也有这本书,他也热爱在床上睡前读传记。又如,big喜爱他干净整洁的apartment,巨大的床,高级的sheet,不在床上吃橘子。sounds familiar?

据他说,这就是classy的男人嘛,成熟,绅士,有style,还有趣得要命。现在这样的男人太少了!不过想想他除了没有big赚钱多,其他还是挺像的,好在还没有commitment problem,可能也是因为我不太作。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big要和carrie在一起,那么情绪化自私没有安全感还喜欢无理取闹没有boundary。我说,哪个女孩不希望平凡的自己遇到一个perfect的big并觉得自己无比special呢?

他说,为什么big没有名字?我说,大概这么perfect的男人不存在吧,只是我们心中idealized的一个perfect形象,既然是idealized,或许就会哪天走下神坛狠狠伤我们的心,那时他就有个张三李四的名字了。

发表在 未分类

Monthiversary

So it’s been a month, I hardly noticed.

I used to love to say “life is hard” whenever there’s a long pause, now I say “life is good”. Too good, I might say. But as Brene Brown said, we shouldn’t be terrified of joy, but be grateful to it.

I am very grateful.